京师心理咨询

陪孩子轻松成长

  1. 1
  2. 2
  3. 3
首页学习困难 > 心理形成原因 >

国外关于右脑的语言功能研究的进展

分类() 来源() 发布:2014-03-21 16:27:22 浏览

心理是脑的机能,语言是思维的工具,是人类特有的信息交流的方式。因而,脑的语言功能一直倍受心理学家、神经学家、神经心理语言学家的关注,尤其是近年来掀起的右脑革命,进一步推进了对右脑处理语言的功能的研究。本文特对国外有关研究作一概述,以期对国内相关理论和实践有所借鉴和启发。

        早在19世纪,人们就通过对各类失语症的研究来了解脑的语言功能的定位。一直到20世纪60年代以前,语言功能定位与侧化这方面的研究主要是建立在失语症病人的基础上,语言功能是否确实存在侧化,即大脑的复杂功能是否在左右半球存在一定的分工,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近年来取得丰硕成果的“裂脑人”的研究为大脑功能的侧化提供了确切的证据。关于“裂脑人”的诸多研究表明:一般来说,大多数人的语言功能是在左半球实现的,但右半球也并不是没有语言能力,它产生片断的词、短语,并能理解语言。这使“我们是用左半球说话”的传统认识受到了挑战。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不管右脑又发现了有何种功能,左脑始终被认为是更重要的,在两者中处于主动的位置。这种观点认为,左脑产生语言和行动的输出,而话语和实践行动这些小脑的工作就被看作是相关的被动行为,尽管它们之间的差距很模糊。实际上,一些最近有关韵律学、交际语言学、行为方式学和人类语言学方面的研究,都认为右脑是一个更加主动的部分。神经行为学的研究发现了有关右脑听觉功能的特别作用,在正常情况下听觉是将音调或音色和个人的声音信息复合到一起,这些信号被编入一个合成的听力模型中,在这里,它们并不容易分解成基本成分,并且包含着一些合成信息系统。在语言方面出现韵律的行为即语调的变化,都是在右脑的支配下进行的。更进一步说,右脑被当作行动的处理者,很明显,正常的韵律行为也许会有很好的心理学方面的解释,在那个韵律语言中,包含着音调、听力模型和感情的内涵,就象复合的大脑的资源一样。所以,到1970年,传统上关于语言(左脑)和非语言(右脑)的二分法观点被放弃了。取而代之的是,右脑的最大潜在能力也许就是在交往中的语言运用能力的观点,比如一些被用来联接句子的重要的间隙性的知识、一语双关、话题扩展、反语、理解隐喻,还有推理能力等。右脑受损后将会导致在非文字语言、词干、题目的一致性、幽默感、前后文的联系以及推理上出现缺陷。根据这个观点,对右半脑功能的研究又把有关社会语言学、心理学和哲学融入了进来。逐渐形成了“语义功能是右脑独有的观点”。

        遗憾的是,关于右脑的语言处理并没有达成广泛共识。这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首先,左脑的优越性使右脑作用的显现受到限制。在一般理解中,证明左脑优越性的证据似乎是压倒一切的。在许多语言处理的行为方法中,由于左脑的存在,相对低效的右脑也显得黯然失色。其次,因为左脑优越性的存在,要揭示右脑在语言处理中的微妙作用,就必须采取特殊的方法。而我们目前的研究受到这些方法的局限。第三,就象任何试图把认知功能“局域化”的努力一样,研究右脑的特殊作用需要扩展整个语言学范围内的知识。因此,要对右脑特殊的语言处理作出最终结论,还需要大量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

        从如上可见,尽管对右脑语言功能的研究成果并不十分成熟,但其研究意义还是显而易见的。归结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其一,研究右脑的语言功能是研究大脑的语言处理以及左右脑在特定情况下处理语言的具体化。懂得右脑语言处理的本质,不仅能增加我们的语言学知识,而且能帮助我们提出左脑语言处理的真知灼见。例如有研究就表明右脑的语义活动相对于左脑而言,不受上下文的限制。其他的研究也表明,尤其当对参与者进行可控的语义操作时,左脑对上下文的反应比右脑要灵敏得多。其二,众所周知,左脑在多数任务中具有优越性。因此,研究右脑独特的运作模式能比单单列举那些证明左脑优越性的例子更能证明大脑语言处理的双边特征。其三,右脑在极少的语言任务中起重要的作用,描述这些任务的普遍属性有助于阐明左右脑语言处理的本质。理解这些普遍属性也比理解那些显示左脑优越性的普遍属性要容易一些。最后,仍有人怀疑右脑完全处理语言。集中研究右脑的意图在于能引起更多的对这个领域的认识和研究。

        可喜的是,当今许多技术的发展,使得对语言功能的大脑定位研究更为精细。尤其是近年来迅速发展起来的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术(PET)为在无损伤条件之下进行语言区的定位提供了强有力的手段。目前,有关右脑语言功能的研究主要涉及以下几方面:

        第一,右脑语言处理的隐含性和弥散性。右脑可以对难于明确判断的信息加以隐式的利用。当刺激“裂脑人”的右脑时,他们在失去了显式的音素辨别能力的条件下,能利用音素的信息来理解单词。其它一些研究发现,以言语信息而言,显式的知识对于左脑是有效的,而右脑则可以对这些信息进行最佳利用。另外,右脑的语义活动具有弥散性。但无论如何,要对右脑的语言处理作连续的证明,我们需要重新考虑语言表象的传统概念。

        第二,右脑语言的变异性。由于右脑的功能更多地依赖左脑,因此左脑整齐的变异性只反映左半球本身的变异性,而右脑的变异性则反映右脑、左脑以致整个胼胝体的变异性。这样一来,研究右脑语言的变异性就具有特殊的意义。许多研究发现,在极大程度上,左脑的语言能力相对稳定,而右脑的语言能力存在个别差异。假如我们已知右脑的语言能力更加易变,那么可以推测右脑对大脑的语言区域的贡献比左脑要少。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存在下面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虽然左右脑的语言底质(substrate)具有同等的变异性,但由于左脑在多数行为中距离顶端较近,这使它显式的变异性受到限制;第二种可能是右脑中更为复杂的内部联结使其具有较复杂的联系,并且其不大“模块化”的运作方式引起了其它方式的变异性。还有一点值得指出的是,右脑偏侧性的变异性似乎更依赖临界(critical)的不对称性,并且这种不对称性是连续的。

         虽然关于右脑语言能力变异性的各种可能性的假设各不相同,但其中一条最重要的通则是:右脑承担语言理解上所有元素的处理,并且右脑的这种处理与左脑有质的区别。许多关于左右脑区别的理论都归因于一个拱型(overarching)和它们处理模式质的不同。

        第三,右脑语言的生物学基础。我们已经很清楚,绩效的不同建立在某些生物学的基础之上。既然左右脑的语言处理能力和风格存在如此大的差别,那么要深入研究右脑的语言处理,对其生物学基础进行研究是顺理成章的事。一种假设是:左脑使用特定的解码规则系统加工单词的形式图式到意义,而右脑必须使用独立的解码机制来完成这项工作。另一种假设是:虽然左右脑均进行语言处理,但句法的处理和有创作力的语言处理只在左脑中进行。由于没有哪种解剖学结构是只在左脑中存在的,因此这种假设的一个推论是:同源的大脑区域承担不同的功能。在此基础上的另一种假设是:同源的大脑区域的计算手段有轻微的差别。但究竟是单一的计算不对称性还是多样的计算不对称性更能解释行为的不对称性,这一问题至今没有得到很好的解答。最后一种可能性是:脑半球语言处理的差别是作为语言处理补充其它认知域的不对称性的副产品。这样一来,生物学的不对称性就具有了非语言学的基础,因而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了。

        虽然目前的脑科学研究还受到各种条件的限制,但无疑从20世纪,特别是50年代以来,脑科学研究的各个分支领域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发展,并取得巨大成就。要想对这些学科的前景作全面的预测目前来讲是很困难的。但是根据现有的知识和研究成果,对脑科学发展的前景可以尝试性地作出如下若干预测:

        首先,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有关知识可以为将来采用新的方法探索右脑语言奠定良好的基础。例如,可以在有关已经建立的计算模型的基础上展望一种语言理解的新的计算模型。这是一种考虑左右脑交互作用及左右脑区别的两半球模型,同时是在语义表象和单词及谈话水平的层次进行处理的实用的神经网络模型。

        其次,为研究右脑语言特别设计的实验技术可先作出修改,然后用于功能神经影像传输的研究。例如,到目前为止,多数用PET和FMRI技术的语言研究已涉及那些具有左脑优越性的处理器,这为如何准确评价右脑的活动提供了极大的技术支持。

        再次,大量增多的神经学研究将最终导致进一步对认知和语言的不对称性的生物学基础的研究。一些生物学的不对称性已被揭示和描述出来,然而多数研究沿用语言处理的传统观点,却没有考虑左右脑计算质的不同。因此,更深入的关于认知不对称性的理论将建立在现今的生物学不对称性的基础上,并且左右脑语言处理有质的区别的观点将引导这些研究的开端。

        最后,“整个胼胝体考虑两个脑半球的交互作用,而不只是一个半球与另一个半球的作用的简单相加”,“左右脑都以独一无二的不同方式参与语言的理解”,“要彻底弄清整个事件需同时考虑左右脑两边的活动”。这反映了当今脑科学发展的一大趋势,即:用整合的观点来研究脑。近年来,人们日益认识到脑的活动的整合性,一些有经验的科学家提出要用整合的观点来研究脑。整合的观点的涵义是多方面的。首先,神经活动是多侧面的,而要认识这些不同的侧面,就需要多学科的研究途径。当前在细胞和分子水平上广泛开展对脑的研究,单一技术已经不能满足研究的需要,而扩展到药理学、生化学、形态学、细胞生物学、分子生物学的许多领域,这成为脑科学发展的另一大趋势。其次,神经系统的活动,从感觉运动到脑的高级功能都有整体上的表现,对这种表现的神经基础和机制进行分析,就必然会涉及各种层次。脑研究涉及多种分析方法,这些分析方法的结合更能推进未来研究的发展。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理研究所所长杨雄里院士在他所著的《脑科学的现代进展》一书中写道:“脑科学这些发展趋势,反映了人们在揭示脑的奥秘的进展中,对这门学科的一个基本认识:对神经活动本质的了解需要还原到最基础的细胞和分子事件;在此同时,在研究中必须强调整合观点,这是由神经活动的内涵所决定的。这就是说,在脑研究中,必须把还原论的分析和综合性分析紧密地结合起来,才有可能使我们逐渐形成更深入、更全面的认识。”

        综上所述,虽然语言现象如此纷繁复杂,以致于人们曾一度怀疑:我们是否能真正了解其神经机制,等等,诸多关于脑的语言处理方面的许多问题还有待于回答。但是,近年来,随着现代化的检测脑功能的新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基于脑科学对语言的研究所取得的非凡成就向我们表明:要真正解答这些问题,探索大脑处理语言的奥秘,这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