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心理咨询

陪孩子轻松成长

  1. 1
  2. 2
  3. 3
首页喜欢玩手机 > 孩子爱玩手机怎么办 >

中国青少年爱玩手机报告

分类() 来源() 发布: 浏览

目前,我国城市青少年网民中爱玩手机青少年约占14.1%,人数约为2404.2万,这一比例与2005年基本持平。在城市非爱玩手机青少年中,约有12.7%的青少年有爱玩手机倾向,人数约为1858.5万。

18-23岁的青少年网民中爱玩手机比例15.6%最高,其次为24-29的爱玩手机比例14.6%以及13-17岁的爱玩手机比例(14.3%)。与2005年相比,13-17岁年龄段的爱玩手机青少年比例有所下降,18-23岁年龄段的爱玩手机青少年比例有所上升。

我国城市男性青少年网民中的爱玩手机比例比女性青少年网民中的爱玩手机比例高出5.6个百分点,但男性青少年网民的爱玩手机比例较2005年稍有下降,女性青少年网民的爱玩手机比例较2005年稍有上升。

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低的城市,爱玩手机青少年的比例高于发展水平高的城市。特大发达城市(北京、上海、广州)的爱玩手机青少年比例仅为8.4%,而边远欠发达城市的爱玩手机青少年的比例则高达14.8%

自我评价学习成绩越不好的在校学生中,爱玩手机青少年的比例越高。认为自己成绩较差的学生中,爱玩手机青少年的比例达到28.7%,认为自己成绩一般的学生中,爱玩手机青少年的比例为14.5%。而自我评价“成绩很好”和“成绩较好”的学生中,爱玩手机青少年的比例均在11%左右。

我国城市青少年网民平时(周一至周五)平均每天的上网时间约为80.2分钟,其中近六成青少年网民平时上网时间不超过1小时,但重度爱玩手机青少年平时平均每天上网时间为135.5分钟,是无爱玩手机倾向青少年平均每天上网时间(72.7分钟)的近两倍。

爱玩手机青少年主要是“网络游戏成瘾”,其次是“网络关系成瘾”。近一半爱玩手机青少年(47.9%)把“玩网络游戏”作为其上网的主要目的并且花费的时间最长,属于“网络游戏成瘾”;13.2%的爱玩手机青少年在 聊天或交友”上花费的时间最长,属于“网络关系成瘾”。

爱玩手机青少年和非爱玩手机青少年在上网目的方面存在显著性差异。爱玩手机青少年中选择以“玩网络游戏”为主要上网目的的比例(47.9%)远远高于非爱玩手机青少年中选择这一选项的比例(21.1%);而非爱玩手机青少年中以学习和工作”(45.5%为主要上网目的的比例则显著高于爱玩手机青少年(31.5%

在以“玩网络游戏为主要上网目的”的爱玩手机青少年中,38.1%参加过网络游戏公会”,而在以“玩网络游戏为主要上网目的”的非爱玩手机青少年中,只有17.7%的人参加过。并且,“参加过网络游戏公会”的爱玩手机青少年中,72.0%认为“参加网络游戏公会后,上网时间增加”,而“参加过网络游戏公会”的非爱玩手机青少年中,这一比例为52.0%

爱玩手机青少年对不良行为的容忍度较非爱玩手机青少年高。如在非爱玩手机青少年中,有66.5%认为“打人”这一行为“绝对不可以”,而在爱玩手机青少年中,只有48.4%认为“绝对不可以”。

超过半数(50.9%)的青少年网民使用过手机上网。有超过六成(60.4%)的爱玩手机青少年使用过手机上网,而非爱玩手机青少年中使用过手机上网的比例只有49.4%

爱玩手机青少年中“平常不主动与人交往”的比例显著高于非爱玩手机青少年。在非爱玩手机青少年中,有29.1%的青少年“平常不主动与人交往”;而在爱玩手机青少年中,这一比例达到38.0%

爱玩手机青少年更难与周围的人相处好,但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对于“我很难与周围的人相处好”这一描述语句的符合程度,爱玩手机青少年的平均得分为2.71,非爱玩手机青少年为2.26(总分5分),两者差异显著。对于“朋友在遇到困难时经常找我帮忙”这一描述语句,爱玩手机青少年的平均得分为3.78,非爱玩手机青少年为3.81,两者的差异则不显著。

爱玩手机青少年与非爱玩手机青少年在家庭结构和家庭氛围上有显著差别。在爱玩手机青少年中身处单亲家庭的孩子比较多,尤其是与母亲共同居住的单亲家庭孩子;爱玩手机青少年往往与家长缺乏交流沟通、或者互相不能理解,且父母之间的不和谐也对青少年有影响。(具体的数据见后面的正文

爱玩手机青少年比非爱玩手机青少年受到的家庭管教更为严厉,所获得的鼓励和安慰更少。如爱玩手机青少年在“有时甚至为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妈妈也会严厉的惩罚我”这一描述上的得分(2.98分)显著高于非爱玩手机青少年(2.49分)。

无论是在爱玩手机青少年还是非爱玩手机青少年中,赞同和反对“将网络成瘾列为广义的精神疾病,并纳入全国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的青少年都几乎各半,可见,是否“将网络成瘾列为广义的精神疾病”仍是一个存在广泛争议的问题。

超过七成(72.6%)的青少年网民认为应该由“政府”来出资建立国家级爱玩手机预防和救助基金;其次是认为应该由“网络游戏公司”(48.6%)和“社会公益组织”(45.5%)出资建立国家级爱玩手机预防和救助基金。

五成以上(51.3%)的青少年网民认为需要“制定《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将近半数(48.8%)的青少年网民认为“设立国家级爱玩手机预防和救助中心”也是非常必需的,37.8%认为有必要“设立家庭网络心理导师新职业”34.1%认为“实行网络实名制”29.4%认为“需要实行网络内容分级” 



友情链接